2014年05月21日

但很多球星在被挖苦后却无法保持职业性

   盘点那些被球迷激怒的NBA球星

   在快船与勇士的首场比赛中,格里芬因为不满身后的球迷的挑衅, 不小心 将杯水泼向了球迷。这引发了极大的争议。球迷作为NBA衣食父母,他们有权在场边呐喊,这是NBA比赛的一部分。但很多球星在被挖苦后却无法保持职业性,他们忍不住心态失衡并作出过激行为。在此特盘点一下那些被球迷激怒后丧失理智的NBA球星:

   1、巴克利 吐痰 误伤 11岁女孩

   1991年3月26日,巴克利在对阵篮网的比赛中冲着观众席的一名球迷吐口水,结果 误伤 了一名11岁的女孩。巴克利因此被禁赛并成为全美敌视的恶汉。事后,巴克利对此进行了辩解:

   在那场比赛中,有个混帐东西整场球赛都从底线后的座位上骚扰我,用各种名词叫骂――像 死胖子 和 驴蛋 。和一般人所想相反的,球迷们从座位上向我们吼叫,绝大部分我们都可以听到,但通常我对听到的话不当一回事。如果每次诱人用脏话骂我,就回应的话,我还不如干脆叫76人队直接把我的薪水支票存到纽约的NBA总裁办公室。但是这家伙太过分了,粗话讲个不停,甚至还从中央走道下来进一步挑衅,老实说,我受够了。面对那家伙,我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意念是, 这小丑疯了!他往我脸上砸过来了!我的脸!他一定是他妈的疯了!

   老实说,他能活着回去就算走运了。我并没有给他应得的处罚――把他丢回他的座位,而只是对着他吼回去,他叫我什么我就叫他什么,脏话对脏话。最后,正当Derrick罚球进网时,我聚集了嘴巴里所有的泡沫将它发射出去――大约是向着那人的方向,但其实是向着地板。

   我其实并没有真的对他或其他任何人。我只是要表达一项要点。

   麻烦的是,打了几乎整场球之后,我很累而且有点脱水,嘴巴很干。我已经没办法控制吐的方向,很不幸的,它射中了一个人,那种一千年我也不会去吐一次的人:一个八岁的小女孩。

   我永远忘不了她的名字:Lauren Rose。她是一个新泽西的小学生,她和她的父母,Lauren Rose博士和太太,正坐在底线后的第一排,紧靠着那捣蛋鬼一直站着的中央走道。

   而很不幸的,Lauren在错误的时间坐在错误的地方。

   吐完口水后,我四处看看有没有吐到人。当我看向Lauren和她父母的位子时,好像没什么不对劲,根本没有人动一下,Lauren博士甚至还笑着。但是后来一个座位引导员向NBA提出怨言。就这样,我整个篮球生涯中衰到谷底的日子到了,且迅速发展为全国性的事件。

   直到第二天到夏洛特的时候,我彩知道我吐到了Lauren。我在黄蜂队的Charlotte Ccliseum晨间练球前得到了这个消息,太恶心了,听到我吐到一个八岁的小女孩,比我在NBA中做过的任何事对我的影响都严重。

   比和Bill Laimbeer打架还严重。比和联盟内的裁判的争吵还严重。比批评我的队友还严重。比触怒到7年来我在NBA内触怒到那么多团体中的任何一个都严重。为什么呢?因为我吐到了小孩子。

   接下来那几天真是令人无法置信。那是一个雪球滚成的山,而我陷入雪崩内。我杯禁赛了一场――那晚我们打败了可怜的黄蜂队,而我躲在旅馆的房间内,还是觉得一肚子的不爽――而且罚了 10000美金。就钱来说,是我杯罚最多的一次,加上禁赛,这个事件共花了我49000美金。但是对于那些失去的金钱,我根本不去想它。我只是一度想着全 国的人都在谈论有关于我的一些话。

   那意思好像我犯了罪一样。大家都疯了。我被全国的报纸、广播电台和电视台猛烈抨击。不是因为我不习惯被人数落――我对那些事向来是不屑一顾的――然而在这次事件中,我发现很多人以为我故意吐在孩子身上而批评我,他们错了。完完全全错了。

   而NBA对这些行为又做了什么呢?什么鸟事也没做,他们只会对那些因为被当作禽兽看待而反抗的球员罚款而已。David Stern主席对那几个污染球赛的混帐敬重的程度,远高于他对球员和真正付钱看球赛的球迷。这个联盟不该处罚球员,应该把满口脏话的球迷丢出场外,如果他 们是季票持有者的话,就取消他们的座位。然而联盟只关心收入。只要他们得到一点小钱――不管是从球迷、电视台,也从球员身上,比方说像我这个案子――他们就高兴了。这是不对的。